胡小姐叫了辆车,往后备厢塞了两个大行李箱,随手还提着四个袋子,里面装着父母几天前给她捎来的大衣、没吃完的零食,还有留观点发的消毒液。

  “启程,回家!”她没想到,这趟开始于春节前的“新马6日游”,最后竟然“游”了大半个月,游到她有点想家了,“我妈前一天去超市大采购了,说等我回来,吃顿大餐!”

  2020年1月24日,除夕夜,从新加坡起飞的TR188航班抵达杭州,机上载有300多名乘客,其中100多名为武汉人员,胡小姐就是机上的浙江乘客之一。

  飞机落地后,2名发烧的武汉乘客被送至医院,其余武汉乘客在萧山机场宾馆就地隔离,200多名非武汉籍乘客被安排至杭州市委党校,进行集中医学观察。

  截至目前,这趟航班共确诊了9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,其中1例是浙江乘客。剩下的非武汉籍乘客,都已通过了抽血和咽拭子检测,显示结果为阴性。

  “我现在只想早点走。”解除隔离的前一天,胡小姐就有点按捺不住了,“群里面刚通知了,我们剩下的人都没有感染新冠肺炎。”

  胡小姐说的群,是他们踏进留观点第一天建起来的。群里有接受医学观察的200多名乘客,还有西湖区卫健、公安、城管等相关职能部门和属地转塘街道、市委党校联合组成的党校疫情防控点工作专班。

  2月6日上午,留观乘客的房门被相继敲开。医护人员进门为他们抽血,并用医用棉签从每个人的咽部蘸取少量分泌物,用于后续检测。

  “咳咳咳,我妈原本说把我们的空屋子腾出来,等我回去再‘关’几天,现在不用了。”胡小姐的声音听上去很轻松,但说一句就咳一阵。

  前阵子,她正好得了风寒,被吓得“半死”。“好像是留观的第二天吧,我出现了喉咙痛、流鼻涕的症状,还有点咳嗽。群里有医生,我赶紧加了他微信,问我是不是感染了、要不要把我拉去医院……慌得很。”

  问清楚情况后,医生判断胡小姐只是普通感冒,并安慰说:“没事的,你先安心待着,我给你配点药。”第二天,胡小姐就收到了清开灵和头孢等药物。

  解除隔离的人,昨天是分批离开市委党校的。第一批,从党校北门自行离开。第二批从党校正门离开,前往城站火车站、杭州东站。第三批也从正门走,前往萧山机场。每一批之间大约间隔15-20分钟,后两批都有大巴专送,为此党校专门包了4辆大巴。

  昨天下午3点,党校北门口的路两边停满了私家车,交警在门口引导停车:“往市区的停左边,出城的停右边。”为了方便出城,警车专门开道,直接带着出城的私家车过杭州南高速口,和记娱乐app官网无需再停车检查。

  郑女士带着女儿和母亲,戴着刚发的医用口罩,从市委党校走出来。回忆起这一段留观史,郑女士感慨说:“我们没能回家过年,党校的工作人员也是,他们很辛苦。”

  郑女士的女儿才6岁,没法独自住一间,所以就跟妈妈住在一起。这14天来,小姑娘丝毫没觉得无聊。

  “党校怕孩子们闷,就给每个孩子都送了智能机器人和阅读器,这点都考虑到了,真的很人性化。”郑女士说,她们住在杭州,所以留观期间让家人送了一些物资过来,其中包括画画工具和iPad,因为女儿喜欢画画。

  “一开始,大家难免会有一些心绪不宁的,就在群里说了。每当这个时候,工作人员就会及时出言开导,其他留观人员也会互相鼓励、互相打气,渐渐地,大家心里就安定下来了,但群里每天还是会有上百条消息,都很积极。”郑女士说,“这些天,透过窗子就能看到群山,呼吸新鲜空气,在这样的环境下,女儿很定心,已经完成了好几幅‘大作’。”

  1月26日,杭州市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办公室主任、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防治科科长宋海东接到一个任务——为TR188航班的留观乘客做心理干预。

  “发现大家情绪不稳定后,党校工作人员便通过市卫健委联系了我们,包括我在内一共找了5名心理干预医生。”宋海东说,心理干预医生主要负责提供连续性的现场心理干预,以及在线咨询服务,进入留观的大群后,立马就有一位爸爸和他私聊,“这位爸爸带着妻儿去新加坡旅游,原本想开心地过年,没想到最后年夜饭都没吃上,还要被隔离14天。为此,他陷入对家人的愧疚中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妻儿。”

  而最近,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关键时期,很多地方管控升级,有人收到老家那边的消息,说还在外地的人,暂时回不去了。好不容易解除隔离,但担心是否能回家,有人为此愁到睡不着觉,也来求助宋医生。

  “这两个例子,都是因为外部环境的临时变化,而导致心理压力骤增。了解情况后,我就对他们进行心理干预,关键是让他们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,明确这并不是个人的过错,引导他们进行认知调整,并分散注意力。”宋海东说,除了个别干预,他还时不时地在大群里发一些科普材料,比如《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心理调适指南》等。

  留观人员解除隔离,需要经过哪些程序?“首先医学检测结果要是阴性,然后在离开前,每个人要最后测一次体温,如果体温正常,就可以上交房卡,拿到解除医学隔离观察告知书。为了保持有序离场,我们特意组织大家分批离开。”杭州市委党校副校长翟慧清说。

  昨天,一共有205名留观人员相继离开市委党校。留观者中,有一人在2月4日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,现在在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,他的妻子的留观时间需重新计算,将于2月10日结束。

  “这几天,我们整个工作小组也在党校自行隔离,乘客们素质都很高,很配合,令我们印象深刻。”翟慧清给我们看了几张照片——

  一张是党校房间的内景。只见两张床被收拾得整整齐齐,就跟没人住过一样,被子上放着热水袋和叠好的军大衣(这是市委党校专程为留观人员购买的物资)。

  还有几张图是留观人员在群里的“感谢接龙”,还有手写感谢信。有人说“感谢这半个月来的照顾”,有人说“加油!杭州!”有人说“为你们点赞,有你们真好”……

  “看了,心里暖暖的。”翟慧清说。留观人员离开后,党校的后勤服务人员将对房间和公共区域进行全面消毒,至于后续安排,现在还不清楚。